低调陈晓今率永乐香港上市 铁算盘没想到有今天

2017-09-12 01:21

  昨晚6时,永乐家电CEO陈晓带着七八个部下,淹没在从上海飞往香港航班的人群中———今天联交所举行的中国永乐首日上市仪式他们将是主角。

  11天前,江苏民营企业雨润食品(1068.HK)同样在香港首日上市,200多人的管理团队“披挂上阵”。和这样的豪华阵容相比,永乐的“人马”实在“寒酸”,一直不愿认同富豪身份的上海民营企业家陈晓,刻意低调地迎接历史性时刻。

  “永乐一直都是这么低调。”昨天上午9时半,距其首日上市正好还有24小时,在永乐家电总部———上海南汇的一座不起眼的三层小楼里,陈晓这样向记者告白。即便是全球演这样的“重头戏”,最终也只有4个人参加。他们分别是CEO陈晓、CFO张俭、财务总监邱泽敏、营运总监周猛。

  从香港到新加坡,再到法兰克福,荷兰鹿特丹、,英国伦敦、,美国纽约、、,在摩根士丹利的安排下,为期15天的全球演之旅,一家机构投资者会谈一小时,永乐整整和78家承销商进行了一对一的面谈,而参加午餐会的机构投资者更高达100多个。

  “在美国,从早上7时就开始面谈,最多一天开了9场会议。”大呼身体吃不消的陈晓突然,“原界上有这么多的人每天都在找钱。”这让他对自己去年和大摩的合作有了一些反思。“如果能够重走一遍,永乐上市方式可能会改变。”陈晓说,“但是,做事情不能回头看,而且摩根士丹利还是让我们少走了弯。”

  比如,受同业态国美香港上市市盈率只有15倍影响,永乐市盈率虽然也很难大幅提高,但是16.3倍的市盈率高于国美当年水平。“之所以高一些,是因为永乐全部资产实现上市,将来不会存在关联交易,这一点对海外投资者来说,永乐要比国美透明。”认为,正是大摩的帮助,让永乐公司架构更为国际化。

  熟悉陈晓的人说,他最大的个性特征是“铁算盘”,陈晓本人也很喜爱这个头衔。

  “铁算盘”无法大摩从其身上获取丰厚利润,却绝不会让大摩拿走控股权。陈晓说,永乐和蒙牛的情况非常不同,因为蒙牛董事长牛根生的股权比例很低,但陈晓等57位永乐管理层紧紧攥牢50%的控股权。即便陈晓个人持股比例只有约15%,但是他握有50%股份的话语权。“我是永乐唯一控股股东。”陈晓介绍,50位管理层可以根据股权比例享受分红等经济利益,但是他们的表决权完全归于陈晓,这一点不可撤消。

  最受诟病的1.4亿元收购灿坤门店之举,据陈晓透露最终收购价格也不会超过1亿元,足见其“算计”能力。

  陈晓的个人经历不能不让他精打“铁算盘”。陈晓出生的第二年便患上小儿症,从此落下腿疾。10岁那年,父亲不幸过世。35岁那年,妻子重病缠身,债台高筑后不治身亡。陈晓说他所走的每一步都很艰辛。“小时候哪可能想到有一天能在香港上市呢。”

  “黄光裕和张近东都比我小。三大家电零售巨头中,我的年龄最大、从事零售的时间也最长。”尽管永乐历史只有9年,但陈晓本人已经在零售业滚打20多年。“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我,零售真谛就是精打细算。”

  黄光裕的总部是位于黄金商圈的鹏润大厦,投资30亿元、高达36层,有写字楼、超五星级酒店。陈晓的总部则偏安于上海郊县南汇,当时买地花了600万,建楼不到400万,总成本只在1000万元。“零售需要靠低成本赚钱。”陈晓说,他不会将总部搬离南汇。

  1996年永乐刚刚成立之时,注册资本只有600万元。9年之后,永乐上市总股本就是20.99亿元,根据永乐每股2.25港元的发行价格,永乐市值至少50亿元。从600万元到50亿元,9年内永乐公司价值增长800倍,陈晓说这是资本为他“打工”的结果。

  经过2年多追踪,1年多谈判,摩根士丹利拿出5000万美元入股永乐,当时这个价钱已比永乐每股盈利溢价约10倍,对永乐来说,不但8亿多现金入帐,又引进“国际智囊”,完善公司现代治理结构,是一桩划算买卖。

  但大摩及鼎晖以5000万美元入股永乐,相当于每股成本约0.92港元,永乐以每股2.25港元上市后,两家外资股东的账面盈利,远比5000万美元丰厚。更何况,永乐3年内利润年均增长率一旦低于50%,就要将2.5%~5%的股权转让给大摩。即2007年(可延至2008年或2009年)的净利润相等或低于6.75亿元,就要向大摩转让4697.38万股;如果净利润不高于6亿元,则转让9394.76万股。

  考虑到这些,大摩此举的投资回报率不但远高于60%,更让担心陈晓陷入“为资本打工”的旋涡。“为资本打工,怎么会呢?是资本为永乐打工。”陈晓似乎根本不担心这点,“从600万到50亿,这不都是借力于资本吗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