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带一”如何改变普通人的生活

2017-10-13 13:27

  过去两年多的日子里,哈开村发生了很多让人高兴的事情,可阿诺连和别人打招呼的时候都不敢笑——要不是那两颗牙掉了,她早就笑成一朵花了。

  三年多前,阿诺跟伯父到河边打鱼,捕上来的大鲶鱼奋力挣扎,撞掉了阿诺的半颗门牙。

  每年旱季来临,哈开村的井水都会浑浊泛黄,带着重重的土腥味。因为水质不好,阿诺上颚的第二颗门牙也出现松动。终于,在一个雨后,当阿诺摔倒在泥泞的道上时,这颗牙齿也脱落了……

  这个偏僻的村子没有牙医。两颗上门牙掉了一个半,阿诺说话一张嘴就赶紧闭上,慢慢地笑不出来了。

  又是一年旱季来临,村里的水又不够吃了。一天,阿诺看到村长和几位中国人在村里的里一边商量一边用手比划,满脸兴奋。

  第二天,村长告诉大家,在附近南芒河水电站项目施工的中国企业将免费为他们挖一口新井。

  不到一个月,4台电动水泵安装到位,干净的水哗啦啦地流到了各家水缸里。阿诺第一次在旱季觉得妈妈炖鱼的手艺还是那么棒。

  第二年旱季,中国企业又联系了一家医院,为哈开村的村民做免费体检。医生给村民们都检查了个遍,阿诺也有了意外惊喜:有位医生哥哥帮她修补了牙齿。这一下,“小漏斗”补上了,阿诺腼腆地笑了。

  阿诺只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工程中惠及的数以万计当地居民中的一位。她不知道,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历程中积极融入当地社会,努力当地,用实际行动诠释着相通的内涵。

  道上飞驰着一辆破旧的货车,车身上着弹孔和弹片刮痕。年轻的叙利亚制皂工艾米尔·阿尼斯不时看看后视镜。尽管已用油布和棕榈绳包扎得严严实实,但行走在坑洼和破损的道上,车厢里近1吨的橄榄皂依然一摇晃。

  突然,一枚炮弹在边爆炸,碎片混着石头瓦砾四下迸溅。艾米尔眼疾手快,猛打方向盘朝另一边闪避。幸亏,车胎没爆,车身无碍,一车货物也没受到太大冲击。好在距离拉塔基亚港已经不远,他松了口气。

  这趟委实不好走。但现在战乱不断,经济衰退,为了挣到家人的生活费,他必须这么做。

  约7000公里外的中国天津,李健炜指挥员工将港口新到的货物拆封分装。多年以前,李健炜在叙利亚第一次接触阿勒颇手工橄榄皂,刚一试用就喜欢得再也放不下。2015年年底,他打定主意从叙利亚进口手工橄榄皂,在国内销售。

  夜色中,李健炜眺望海河。这条河通往渤海,从渤海、东海、南海经马六甲海峡,再由印度洋、红海,最后抵达地中海的叙利亚拉塔基亚港。

  林金丽出生于柬埔寨干丹省一个知识家庭,从小耳濡目染,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

  然而,命运弄人。初二时的一场重疾让她休学,一休就是5年,灿烂的笑容从脸庞上一点点消失。后来,病情虽有所好转,但家里也因为给她治病而陷入贫困……

  听父亲说,家乡来了很多中国人投资建厂。如果能在厂里做一名翻译,也算体面。在父亲的下,小姑娘选择了乡里的华校小学,开始学习汉语。

  “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……”长大后,每每忆及跨进华校小学大门的那个场景,林金丽总会想起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。

  从华校小学,到远近闻名的金边端华学校,再到金边皇家大学中文系,对汉语的喜爱让她的学习成为一种乐趣、一份自信、一片希冀。

  由于学业优异,林金丽的大三和大四被安排到中国云南大理大学完成。两年间,她学到更多,也想到更多。何不让更多的柬埔寨有机会学习汉语,了解中国,改变命运?

  学成归国,一番之后,“培德汉语学校”在家乡应运而生。当年曾品味的小姑娘,如今成了校长,在150多位面前绽开自信的微笑。

  她不知道,全球140个国家(地区)有500多所孔子学院和1000多所孔子课堂,注册有500多万人。

  一记金刚捣碓后,白衣飘飘的铁木尔完成收势。结束太极拳训练,他健步走出“奥林普”房,回头瞥了一眼大门上方的宣传海报,海报上以汉唐隶书写就的“功夫”两个字遒劲有力。

  年近50的铁木尔,在哈萨克斯坦武术界曾是一名响当当的人物。哈全国武术比赛冠军、亚洲武术比赛冠军、世界武术锦标赛牌得主、哈国家武术队教练……一大串沉甸甸的头衔,隐匿在这位哈萨克男子精悍的身躯和鹰隼一般的眼神里,他是中国武术海外落地开花的真实写照。

  苏联解体后,刚刚的哈萨克斯坦一度陷入经济困境。因生活所迫,铁木尔淡出教练生涯,但习武已成为习惯,每天两小时训练,几十年雷打不动。

  如今,铁木尔是“今日哈萨克斯坦”通讯社社长兼总编辑。“如果不是中国武术,我早就被工作压垮了。”

  近几年来,铁木尔发现,身边的亲友同事去中国旅游、购物和接受医疗服务的越来越多,来哈的中国公司和游客也越来越多,中国武术热悄然升温。

  “市中心的几个健身俱乐部开设了中国武术班,他们非让我去当教练。一些传统摔跤的哈萨克少年开始跟着我习武。你看,室外冰冻三尺,俱乐部里却热火朝天。等开了春,我们还要在市中心广场上举办武术表演赛。在中国武术‘入奥’之前,我们还来得及交答卷。”重出江湖的铁木尔一脸笃定。

  他或许还不知道,除了中国武术,中医、书法、京剧等越来越多的中国国粹早已走出国门,界各地落地生根、开花结果,为无数平的生活带来不平凡的色彩。

  四季,周而复始。当古丝绸之的历史基因还在铁木尔们的血脉里流转传承,一个形态、内涵、维度、范畴和已超越古丝的全新应运而生。

  2013年9月7日,就在铁木尔的祖国,中国国家习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时提出“丝绸之经济带”,从此拉开共建“一带一”的世纪大幕。

  过去两年多的日子里,哈开村发生了很多让人高兴的事情,可阿诺连和别人打招呼的时候都不敢笑——要不是那两颗牙掉了,她早就笑成一朵花了。

  三年多前,阿诺跟伯父到河边打鱼,捕上来的大鲶鱼奋力挣扎,撞掉了阿诺的半颗门牙。

  每年旱季来临,哈开村的井水都会浑浊泛黄,带着重重的土腥味。因为水质不好,阿诺上颚的第二颗门牙也出现松动。终于,在一个雨后,当阿诺摔倒在泥泞的道上时,这颗牙齿也脱落了……

  这个偏僻的村子没有牙医。两颗上门牙掉了一个半,阿诺说话一张嘴就赶紧闭上,慢慢地笑不出来了。

  又是一年旱季来临,村里的水又不够吃了。一天,阿诺看到村长和几位中国人在村里的里一边商量一边用手比划,满脸兴奋。

  第二天,村长告诉大家,在附近南芒河水电站项目施工的中国企业将免费为他们挖一口新井。

  不到一个月,4台电动水泵安装到位,干净的水哗啦啦地流到了各家水缸里。阿诺第一次在旱季觉得妈妈炖鱼的手艺还是那么棒。

  第二年旱季,中国企业又联系了一家医院,为哈开村的村民做免费体检。医生给村民们都检查了个遍,阿诺也有了意外惊喜:有位医生哥哥帮她修补了牙齿。这一下,“小漏斗”补上了,阿诺腼腆地笑了。

  阿诺只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工程中惠及的数以万计当地居民中的一位。她不知道,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历程中积极融入当地社会,努力当地,用实际行动诠释着相通的内涵。

  道上飞驰着一辆破旧的货车,车身上着弹孔和弹片刮痕。年轻的叙利亚制皂工艾米尔·阿尼斯不时看看后视镜。尽管已用油布和棕榈绳包扎得严严实实,但行走在坑洼和破损的道上,车厢里近1吨的橄榄皂依然一摇晃。

  突然,一枚炮弹在边爆炸,碎片混着石头瓦砾四下迸溅。艾米尔眼疾手快,猛打方向盘朝另一边闪避。幸亏,车胎没爆,车身无碍,一车货物也没受到太大冲击。好在距离拉塔基亚港已经不远,他松了口气。

  这趟委实不好走。但现在战乱不断,经济衰退,为了挣到家人的生活费,他必须这么做。

  约7000公里外的中国天津,李健炜指挥员工将港口新到的货物拆封分装。多年以前,李健炜在叙利亚第一次接触阿勒颇手工橄榄皂,刚一试用就喜欢得再也放不下。2015年年底,他打定主意从叙利亚进口手工橄榄皂,在国内销售。

  夜色中,李健炜眺望海河。这条河通往渤海,从渤海、东海、南海经马六甲海峡,再由印度洋、红海,最后抵达地中海的叙利亚拉塔基亚港。

  林金丽出生于柬埔寨干丹省一个知识家庭,从小耳濡目染,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

  然而,命运弄人。初二时的一场重疾让她休学,一休就是5年,灿烂的笑容从脸庞上一点点消失。后来,病情虽有所好转,但家里也因为给她治病而陷入贫困……

  听父亲说,家乡来了很多中国人投资建厂。如果能在厂里做一名翻译,也算体面。在父亲的下,小姑娘选择了乡里的华校小学,开始学习汉语。

  “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……”长大后,每每忆及跨进华校小学大门的那个场景,林金丽总会想起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。

  从华校小学,到远近闻名的金边端华学校,再到金边皇家大学中文系,对汉语的喜爱让她的学习成为一种乐趣、一份自信、一片希冀。

  由于学业优异,林金丽的大三和大四被安排到中国云南大理大学完成。两年间,她学到更多,也想到更多。何不让更多的柬埔寨有机会学习汉语,了解中国,改变命运?

  学成归国,一番之后,“培德汉语学校”在家乡应运而生。当年曾品味的小姑娘,如今成了校长,在150多位面前绽开自信的微笑。

  她不知道,全球140个国家(地区)有500多所孔子学院和1000多所孔子课堂,注册有500多万人。

  一记金刚捣碓后,白衣飘飘的铁木尔完成收势。结束太极拳训练,他健步走出“奥林普”房,回头瞥了一眼大门上方的宣传海报,海报上以汉唐隶书写就的“功夫”两个字遒劲有力。

  年近50的铁木尔,在哈萨克斯坦武术界曾是一名响当当的人物。哈全国武术比赛冠军、亚洲武术比赛冠军、世界武术锦标赛牌得主、哈国家武术队教练……一大串沉甸甸的头衔,隐匿在这位哈萨克男子精悍的身躯和鹰隼一般的眼神里,他是中国武术海外落地开花的真实写照。

  苏联解体后,刚刚的哈萨克斯坦一度陷入经济困境。因生活所迫,铁木尔淡出教练生涯,但习武已成为习惯,每天两小时训练,几十年雷打不动。

  如今,铁木尔是“今日哈萨克斯坦”通讯社社长兼总编辑。“如果不是中国武术,我早就被工作压垮了。”

  近几年来,铁木尔发现,身边的亲友同事去中国旅游、购物和接受医疗服务的越来越多,来哈的中国公司和游客也越来越多,中国武术热悄然升温。

  “市中心的几个健身俱乐部开设了中国武术班,他们非让我去当教练。一些传统摔跤的哈萨克少年开始跟着我习武。你看,室外冰冻三尺,俱乐部里却热火朝天。等开了春,我们还要在市中心广场上举办武术表演赛。在中国武术‘入奥’之前,我们还来得及交答卷。”重出江湖的铁木尔一脸笃定。

  他或许还不知道,除了中国武术,中医、书法、京剧等越来越多的中国国粹早已走出国门,界各地落地生根、开花结果,为无数平的生活带来不平凡的色彩。

  四季,周而复始。当古丝绸之的历史基因还在铁木尔们的血脉里流转传承,一个形态、内涵、维度、范畴和已超越古丝的全新应运而生。

  2013年9月7日,就在铁木尔的祖国,中国国家习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时提出“丝绸之经济带”,从此拉开共建“一带一”的世纪大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