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奇的“考古摩斯密码” 发掘千年周代封国

2017-12-26 07:16

  去年年底,陕西澄城县王庄镇刘家洼村西的鲁家河东岸塬边,当地的村民发现,在田野地头,不时有深洞出现,村民把这一情况反映给机关。联想到最近接连发生辖区的文物案件,机关会同考古部门一起对这片区域进行勘探,结果显示,这片区域分布大量的古代墓葬。今年2月以来,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市、县相关单位联合组成的考古队,对墓地进行了全面勘探与抢救性发掘;同时对墓地所在的鲁家河流域进行全面系统的考古调查,取得了重要的发现与收获,随着近一年的考古发掘,一个千年的周代封国慢慢还原。

  此次发掘了19座墓葬,其中4座遭到盗扰,15座保存完好。共出土铜、金、铁、石、玉、陶、料珠、漆木等各类材质的文物300余件(组)。这些出土文物中,青铜器占大,主要包括青铜礼器、车马器、兵器三大类。出土的礼器有食器的鼎、簋、甗,水器的盘、匜,及酒器的方壶。车马器数量最多,共50与件(组),包括常见的马衔、镳、銮铃、车衡饰、车辖、軎等;兵器有戈、矛、甲胄、镞、鍚等。

  其它类文物数量与器类,不及铜器那么丰富,但却不乏精美或价值重要者。玉石器以圭和玦最常见,还出土了玉璧和玉琮。虽然在前期发掘过程中,出土文物不少,可对于考古工作者来说,发掘过程中缺失了一些关键信息。其中,最为关键的就是,这些出土器物上,缺乏有力的铭文,使得这里重重。而铭文,是最直接,最能快速断定这是什么年代的墓葬?是谁的墓葬等关键信息的。面对这些困难,考古人员用了独特的考古“摩斯密码”,让一个千年的周代封国慢慢还原。

  “结合出土的器物是我们主要做的判断依据,墓地出土的铜器文化风格以及食器的鼎、簋、甗,水器的盘、匜,及酒器的方壶,器物风格无论是形制,还是纹饰,都具有典型周系特点”。

  鼎,在周代最重要的礼器,也是等级墓葬中,最主要的品。鼎不仅象征着尊贵和,更是秩序的象征。在这次出土的铜礼器中,就有有3个鼎。《春秋公羊传》中说:“礼, 祭天子九鼎,诸侯七,大夫五,元士三也”,大量的考古发现也多有证明,随葬三鼎墓主人多为士一级贵族。一起出土的还有两个壶,一个甗,一个盘,一个匜。这是典型的食器+水器+酒器组合,体现出周人铜器组合特征。

  “除此之外,我们还采取了比较法,就是从出土文物,墓葬形制、葬式、葬俗特点、随葬品文化特征与器用组合现象乃至墓地布局,进行分析,发现这里与同时期典型周系墓葬与墓地相类。”

  由于此次发掘地点与同时期同区域的韩城梁带村芮国墓地最为接近,发掘发现车马坑与梁代村周代大墓车马坑方位一致,均置于大墓西北。同时,发现有高等级建筑、铸铜与制陶手工业遗存,及高等级墓葬与大体量的夯土墙、壕沟遗迹。选址特点、规模大小与遗存内涵,与陕西西部发现的孔头沟、劝读、周公庙等西周高级贵族采邑类同。周代遗址,确认无疑。

  在确定了周代墓葬,接下来,考古人员面对的是,这是周代什么种族人群的墓葬这个问题。在当时,周朝建立,全国的民族众多,有秦人,有商人,还有周人,甚至还有不少的少数民族,各个民族和种族,都有不同的生活习惯和各自的文化。在当时,还没有达到秦朝的书同文车同轨的文化上的统一性,聚落的方式,还是按照族别进行聚居,所以,确定人群至关重要。

  “我们主要靠发掘墓葬的形制来判断,墓主人都是仰身直肢,头朝北,普遍使用木质棺椁葬具,也就是直体下葬,这种方式是明显的汉族人下葬方式,而且是当时社会中周人常用的下葬方式,同时结合出土器物中的鼎和水器等礼器的组合判断,这是周代周人常用的方式,基本上判断这是周人的墓”。

  种建荣说,在古代,不同种族的丧葬习惯是不一样的。从之前的考古发掘来看,历史朝代中的商朝墓葬中多有人殉现象,的器物中也主要以酒器为主,好饮酒,是商朝尤其是贵族阶层的喜好,而当时的秦人的墓葬则多以屈肢和寡葬为主,屈肢形态和胎儿在母体中的形态相似,是当时少数民族经常采用的丧葬习惯,这和秦人祖先长期生活在少数民族聚集区有很大关系,丧葬习惯也受到影响。同时,虽然商、周、秦都有车马坑的习惯,这次,也发现有车马坑,但依照常规,周朝的墓葬形制是墓大而深,车马坑则大而浅。从这些方面判断,这是周人的墓地确认无疑。

  解决了人群类型,接下来面对的就是这是周人中何人的墓葬?也就是墓葬级别问题。这是考古发掘中最重要的一点?经过钻探,查明墓地范围南北长约110米,东西宽约70米,总面积约7700平方米。现墓葬56座,车马坑2座,马坑1座。其中最为引人瞩目是,发现了2座带两条墓道的“中”字型大墓(编号M1与M2),南北向,东西并排分布。其中M1大墓是最大的一座,南北总长64米,长方形墓室南北口长11米、东西宽10米、深度约12米;斜坡状墓道均宽8米,其中南墓道长32米,为主墓道。从空中俯瞰,呈现中字形。规模宏大,颇有王者之势。

  “我们发掘的这两座中字形的大墓,是确定墓葬等级最重要的信息,在周代,分为亚字型,中字型以及甲字型等多种形态的墓葬,亚字型,指的是有四条墓道,一般是帝王的墓葬形态,中字型,指的是有两条墓道,一般是诸侯王的墓葬形态,而甲字形,则是有一条墓道,是王公大臣的墓葬形态。而这次居然发现两个中字形的墓葬,这说明这有可能是诸侯王国君和王妃的墓葬”

  考古人员还发现,在墓地北侧,勘查发现长达500多米的断续相连的夯土墙,在土墙下,发现一段宽12米南北向壕沟。夯土墙与壕沟大致将整个沟梁合围构成一个相对封闭区域,总面积10余万平方米。采集到陶鬲、盆、罐、豆、三足瓮和板瓦等残片。特别重要的是,还采集到一块陶范残块。

  “生活用品残片和手工业遗址的发现,说明这里曾经生活着相当数量的人群,在当时,具有城市完整功能,很有可能是当时周封诸侯国的首都”。

  史料记载,周灭商后,周天子分封天下,将土地和连同人民,分别授予王族、功臣和贵族,让他们建立自己的领地,王室。比如姜子牙被分到齐国,现在山东地区,嬴姓秦国被分在了秦地,现在的宝鸡地区,除此之外,还有众多的王公大臣也被分封。《荀子·儒效》记载:“兼制天下,立七十一国”。其中,有名有姓的就有皇室姬姓,姜姓,嬴姓,子姓,允姓,曹姓,颜姓等18个姓氏,这是诸侯王国君级别的古代采邑,国君是谁呢?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刘家洼考古项目领队种建荣说,目前,还没有发掘到能够证明墓主人身份的重要考古信息,同时,史料中也缺乏对这一片的相关记载,现在还不好回答。但能肯定的是,周代的渭北高原,曾经是周朝京畿重地,是通往东面以及北方的交通要道,是很重要的战略要冲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座中字形大墓虽然只有两个墓道,可是就墓本身的面积来说,这是目前发现的全国最大的春秋周系墓葬,其规模远远超过相邻芮国国君墓地,大于东周周平王的帝王墓地。能修建如此规模的墓地,墓主人的身份尊贵程度可想而知!更多的未解之谜能否解开,只能有待下一步考古发掘工作!